当前位置: 白小姐 > 白小姐杀庄宝典 >

盈江实际感想 一名北大学子眼中的盈江

更新时间:2019-03-04

原标题:盈江实际感想|一名北大学子眼中的盈江

初访盈江,我被这里的造作景观深深震撼到了。郁郁葱葱的常绿森林望不到边界,蜿蜒曲折的环山公路穿梭其中,鹎、鹟、柳莺、卷尾、太阳鸟各色鸟类或停于树梢,或隐于灌丛,时而喧嚣鸣唱,时而静默无声,谁又能想到这是三九寒冬里,在祖国西南边疆切实发生的景象呢?我去过很多地方,北到东北、青藏,南到贵州、广西,各地也有自己的魅力,但要论这样蓬勃的生命力,却都是很难与盈江比较的。鹦鹉纷飞的盏达河,线尾燕翱翔的那邦田,阔嘴鸟幽鸣的昔马古道,河燕鸥起舞的大盈江畔,鸟儿在盈江各地都谱写着本人的性命赞歌。

我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大三的一名学生,对生态学和演化生物学有浓厚的兴趣,有志于直接投身到鸟类研究和保护中,大学以来通过学校课程和实验室工作理解了不少常识,观鸟活动也参加了不少。盈江是国内观鸟的一个圣地,不仅鸟类多样性高,而且观鸟相关的生活服务和科普教诲工作也相当完善,能来这里实际,对每一个酷爱鸟类、热爱天然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幸事。这里我想写一写在盈江观鸟实践的感受。

洪崩河在这段行程中最让我流连忘返。刚到犀鸟谷的公路,路边停着的蓝矶鸫、灰背伯劳跟蓝须夜蜂虎就引人凝视。夕阳已经把山林映得金黄,拟啄木鸟的叫声回荡在山谷,山下突然飞出一对双角犀鸟,傲然的身姿划过天空,引起人们阵阵惊呼。随着一阵刺耳的啄木鸟叫,两只大灰啄木鸟吸引走了人们的留心,犀鸟便寻一棵中意的果树去大快朵颐了。观摩着红腿小隼形单影只归巢,小小的树洞里竟然能容纳七只身躯;偶然听到一阵聒噪的鸣叫,转过分来树干正爬着一对大金背啄木鸟;寻找红头咬鹃惊鸿一瞥的身影,身边却飞过群归巢的针尾绿鸠;寻着声音去寻找黑头黄鹂,却偶然遇见了难得一见的冠斑犀鸟;车窗外飞过一个大黑影,摇下窗来,面前一只褐冠鹃隼正抓来只大蚂蚱准备饱餐一番……除了鸟类,两爬、兽类和动物种类也同样丰富且令人惊喜。身处这样一个充满野性的洪崩河,哪一个自然爱好者不为之惊喜跟愉快呢?能在这里度过二十一岁的生日,我感到非常幸福。

郑山河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