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白小姐 > 白小姐一码中特免费 >

大咖分享 破解神剧《李尔之歌》波兰文化基因

更新时间:2019-10-07

  「羊之歌剧团」的戏剧,演出结束剧场内一片寂静,片刻之后才响起掌声。观众似乎被「羊之歌」带向了更遥远深邃的地方。

  第三届老舍戏剧节邀请到「羊之歌剧团」首次来京演出,作为本次戏剧节国际单元点睛剧目的《李尔之歌》是「羊之歌剧团」创作于2012年的作品,摘取莎士比亚《李尔王》的部分场景片段,用12首曲目,以缓慢的长音持续(drone)为基础的音乐语言,吟唱李尔王的悲怆。

  自首演以来,《李尔之歌》给波兰及国际评论家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赢得了世界各地观众的称赞。它已经获得了无数奖项,包括在2012年爱丁堡艺穗节上获得获“艺穗节第一名”、“哈罗德天使奖”和“音乐剧特别奖”,它还是当年艺穗节期间整体排名最高的演出。

  “在七十分钟里,他们不仅拓展了关于剧场可能如何的观念,而且将我们带回到剧场本质如何,或者剧场应该如何的思考,它的核心是一种将我们压倒又将我们净化的卡塔西斯体验──这在当代剧场中鲜有人敢于追求,或者设法实现。”

  日前《李尔之歌》专家分享推荐会在波兰使馆文化处举办,史航、彭涛、张向阳等戏剧学者和到场媒体及观众分享了对羊之歌剧团创作理念的研究观察,探讨其导演追求和文化根脉来源。

  中国观众看到的波兰舞台呈现,大约在20 世纪战后迅速崛起的一批诗人剧作家(如:姆罗热克、鲁热维奇、卡尔波维奇等)他们给波兰戏剧界带来了生机勃勃和富于创新精神的景象。近年来克里斯蒂安·陆帕的、帕斯卡尔·朗贝尔、格热戈日·亚日那等导演的作品让中国观众对波兰戏剧有了更多的认识和更深的印象。

  本次分享会从波兰的文化印象以及波兰戏剧在中国的发展谈起,解剖「羊之歌剧团」的文化基因。

  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教授彭涛分享了他2000年在俄罗斯的一段经历,当时戏剧家瓦西利耶夫组织了一次普希金诗歌的朗诵,在场的中国学者虽然并不一定都能听懂俄语,但是依然可以被诗歌内在的、冲向人的情感和心灵的力量所打动。彭涛说:“《李尔之歌》就是这样一出戏,与波兰的文化与历史密切相关,会与观众产生直接的心灵交流。”

  彭涛对比了本次老舍戏剧节的两部莎士比亚剧目,环球莎士比亚剧院的两部戏剧《第十二夜》《错误的喜剧》表演形式让观众体验莎士比亚时期莎剧的原貌,同样是莎士比亚的剧作,羊之歌剧团的《李尔之歌》却离剧场陈规较远,是一个声音、肢体与精神同构的整体剧场。

  “《李尔王》是一个悲剧,它很有现实性,甚至很有政治意义。《李尔之歌》如果让我用几个关键词来描述的话,我会说——“极简主义”、“形式的和谐”和“剧场的魔力”。“极简主义”是指这个戏没有讲一个完整的故事,不是所谓的“线性叙事”。故事的文学剧本,一方面它存在,另一方面它不作为一个故事的文本被讲述。它是被当作这个戏的悲剧的内核,作为这个戏所呈现出来的人类悲剧的精神所存在的。“形式的和谐”是指台上的演员用他们的肢体、声音、歌曲以及彼此的身体能量的冲撞,让我们完全投入到剧场之中。因此也就有了“剧场的魔力”。”

  作为乌镇戏剧节评委的史航,分享了在他乌镇戏剧节七年来最热爱的作品之一——羊之歌剧团的《樱桃园之肖像》。史航说:契诃夫竟然可以在舞台上如此雄壮、强硬、撕裂。当演出尾声所有人跳着踢踏舞的步伐、给自己的眼睛蒙上黑布——这就是一个等待枪决的樱桃园,是一个诗意抗争的故事。

  波兰艺术家通过姿态、行动、舞蹈、演唱来塑造每个个性鲜明的人物,当代音乐元素的进入将该剧演绎为一部精彩的“音乐诗剧”。

  “我也曾经去上海,追《李尔之歌》。看的时候也特别震动。它用不同的音乐来阐释同一件事情。它像是一个你最信任的、陌生的朋友,但是由于语言的关系,互相没法沟通。于是我们拍巴掌、跺脚、吹口哨、唱歌、跳舞……用所有的方式把感情全部流露出来。所以《李尔之歌》是一首首歌、一首首乐曲、一次次演奏的集合。它的一切就像投矛,每一次都扎在你的靶心,都讲的是李尔。

  《李尔王》在莎士比亚的戏剧中,每个观众会有不同的界定。我与赖声川老师聊天时问他,为什么在香港戏剧节会想到《李尔王》和《菩萨的三十二种修行》结合在一起。赖老师说,因为我是佛教徒,我会关心菩萨的事情。但作为人类,我关心李尔的事情。莎士比亚所有的戏剧中,《李尔王》是人类恶行之大全。比如《奥赛罗》中的阴谋和嫉妒,《麦克白》的野心,《哈姆雷特》中的残忍,www.181678.com,都在《李尔王》里,甚至还有更多。所以当所有的恶行都在这儿的时候,我只能说,戏剧是让病遇见药。

  所以《李尔王》是很独特的作品。我提醒大家注意,当大家有机会面对《李尔之歌》的时候,来感受人类那么多恶行在一起,像一串死结。但是那些音乐、那些乐器、那些舞蹈、那些停顿、那些灯光……可不可能解开一个又一个死结?

  今天在波兰使馆,最后我想提到的是2012年去世的伟大的波兰诗人辛波斯卡。她写道:“让我继续生活在一个比较明确的地址,让找我的人可以迅速找到我。我的特征是,狂喜与绝望。”那我们如何找到狂喜与绝望呢?在波兰的诗歌和戏剧中找。”

  资深剧评人张向阳介绍羊之歌剧团的传统,他们去往世界各地采风,搜集各种民俗、民歌等等民间的音乐元素,包括节日、祭祀等等。剧团的作品通常拥有暗黑色的背景、演员肢体的强劲动力、花式演奏乐器、强悍的音乐能量等。这些来自中欧、乌克兰等多地的音乐元素在舞台上形成流动的乐章。

  ”Harmonium”这件乐器来自印度,被称为印度手风琴,它的声音近似人声

  ”Kora”则是非洲琴,是非洲的一种传统弦乐器,奏出的声音富有动感,衬托演员的舞蹈动作;而小提琴则集传统与古典于一体。

  从训练方法的角度,「羊之歌剧团」受格洛托夫斯基的影响,回归质朴戏剧,极简舞台,遵循古代合唱团的惯例,以歌咏和形体演绎传说,有将语言力量从纸面释放出来的能量。

  “协调技巧(Acting Coordination Method)”是《李尔之歌》独特的表演方式,这种表演方式正是由《李尔之歌》导演乔格什·布拉尔和羊之歌剧团共同发展的,现在已经成为伦敦Bral表演学校(Bral School of Acting)的演员训练的基础。

  “羊之歌”在古希腊文(Pieśń Kozła)中意为“悲剧”——希腊人在祭祀酒神狄俄尼索斯时,以独唱与合唱对答的形式,来表现狄俄尼索斯在尘世间所受的痛苦,赞美他的再生。羊之歌剧团的名字,正是从古希腊悲剧中得到了灵感。

  如今“羊之歌”已然成为欧洲最具创新精神的剧团之一。除舞台表演之外,剧团的工作还包括人类学研究和探险,成员们更致力于研究戏剧区别于其它艺术形式的独特之处,并将持续进化的训练、排练和表演视为是一个个独一无二的实验过程,不断探究演员和导演的技艺,在阿卡贝拉人声表演的基础上,结合传统乐器和世界音乐等的元素,创造由音乐和肢体来传递情感的作品。


百合图库总站| 香港马报资料|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马会红波| 新浪皇马论坛| 正版挂牌全篇|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123|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精准免费平特一肖王| 创富论坛| www.64796b.com|